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
×取消主题

《偷心》第十三章

发表时间:2020-08-14用户:白荣阅读:52
  月色迷人,淡淡的月华轻轻从树的枝桠上倾斜下来,柔柔的光线将人们紧紧裹在温暖的夜幕下,砚茹坐在卧室里,在周妈端来的水果盘里挑来挑去,耳边是窸窣的风声吹过,砚幺上楼的脚步声渐渐往爸妈房里去了,厨房里传来盘子的叮叮当当声和水流的冲击声,预示着生日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。
  不一会儿,随着断断续续的敲门声,各家公子小姐都聚在了宁家客厅里,坐成一圈等待着主角出场。
  零时的钟声已敲响,从楼上缓缓下来一位小姐,一身妃色缎面印花短袖旗袍,外面是一件纱料的小外套,隐约可见上面的银色纹饰,颈间一串圆润珠链,一束头发垂于肩后,其余的盘成一个髻,砚茴就这样面带微笑的走到众人中间,静静听着四面八方的人们传来的赞扬,但也总有几位酸里酸气的小姐在一旁嫉妒地看着砚茴。
  “打扮的这样花枝招展做什么呀?”
  “就是就是,好招摇啊她。”
  “宁家人一向如此,有钱呗。”
  砚幺在一旁听着这些长舌妇们的话,默默地站起身来,抓起一把爪子皮,走到跟前,装作漫不经心地扔到她们的鞋上就离开了,就剩下那几位小姐气愤却无奈的看着砚幺的背影。宁砚幺是宁家受尽所有人宠爱的小千金,就凭这个身份,她们也不敢吭声。
  远处,砚茹磕着瓜子看着砚幺的动作,不禁抿嘴得意地笑着,砚幺这个伎俩,欺负欺负她们可是绰绰有余的。
  “哇!表姐,今天赚大了啊!”旭安看着桌上的礼物大笑着。
  “是赚大了啊,但是还没有赚你的呢!”砚茴指着旭安的鼻子说道。
  旭安啧了一声,用手打了一下砚茴指着自己的手指,挠挠头说:“是啊,这不是没钱嘛,这些——这些礼物你就,就把随便一个当成我的就好啦!”
  “哼,当成你的?那个陶瓷花瓶是汐箬小妹妹托刘姨送来的,那个翡翠玉镯是张冉送我的,那款镂金刺绣的外套是燕咏挑的,那个祖母绿胸针是小莫琪拿来的,还有这一堆,我可清清楚楚知道是谁送的,你倒说说,我该把哪个当成你的啊?”
  “这……你把最贵的当成我送的就行了!”旭安摆出一脸乖巧的样子笑着回答砚茴。
  “呸!”砚茴对着旭安假装啐了一口,就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,过了一会儿,才想起什么,转身对旭安说:“你说,你没钱了?为什么呀?”
  “能给我一些钱吗?”旭安并没有回答砚茴的问题,只是略显窘迫地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  砚茴静默了几秒,跑上楼,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钞票塞到了旭安手里,“别告诉舅妈!”
  “好嘞,好表姐。不告诉不告诉你放心放心。”说完,旭安便跑回了家。
  “喂!记得我的生日礼物啊!”
  “好嘞,给你记着呢。”
  砚茴听着旭安匆忙跑回家的脚步声,已经非常不安了,到底是什么事,让旭安连她都不告诉,若是别人,吃喝玩赌花费钱都可能,但是旭安,他不会,那会怎样呢?砚茴叹了口气,双手合十抱于胸前祈祷了一会儿。
  这次生日宴上,宁老爷公布了砚茹要启程到德国的事情,在场所有人都很诧异,就连砚茹也被父亲的做法惊讶到了,一时间,每个人的谈话内容从砚茴的生日宴转到了砚茹出国的事情,开始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,砚茹机警地看着她们,她没想过要成为这个宴会的聚焦对象,只能无助地看向姐姐,只是砚茴也在给其他夫人解释这件事。所有人的谈话对象都是她,可还是有股莫名的无力感涌了上来。过不了几个小时,报纸上就会出现“宁家二小姐出国留学”这样的标题了。
  砚茹闷闷地穿过人群走上楼去,人们还在高兴的祝愿她,谁也没注意到她爱搭不理的表情。
  看着面前桌上一沓沓的德语书,砚茹发了疯地将它们都摔到了地上,气呼呼地坐到凳子上,不一会儿,又赌气似的将书捡起摆好了。
  “今天怎么没看到小嘉啊?小安也是,就扫到了一眼好像。”
  “奥。”砚茴脑子飞快地转了一下,“小嘉我不知道,小安的确来了,但给了我礼物就走了,他还要连夜弄东西呢,真是的,连口蛋糕都没吃就走了。”
  “二表哥也来了,他一直都在那个角落里看着,没几个人理他都。”砚茹走下楼说着。
  “嘶——小茹你干什么去了啊刚刚,都正夸你呢你就没影了,太不懂事了你今天表现的。”宁夫人紧蹙眉头责怪道。
  “我刚刚去弄了弄头发,乱了。爸爸,你今天为什么要告诉大家这个事儿啊,今天明明是姐姐生日。”砚茹叉了一块蛋糕转过身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父亲。
  “不可以么?所有人都在说我的这个决策很妙,你去德国准没错,那儿适合你学习,反正总有一天要公布,那还不如今天这两件事一块儿弄了!”
  “那也应该先跟我说嘛,这是我的事儿。”
  “还你的事儿?才多大就有你的事儿了,连你都是我的!你老子想干什么还要跟你汇报汇报?”
  “行吧,您高兴就好。”
  宁静的夏日清晨还是被电话打破了,砚茴揉了揉双眼,迷糊地拿起了旁边的电话。电话那边好像是旭安?对,没错了,是他。
  “表姐,来,来阳翼书店旁边的小巷里接我……”话筒里传来旭安微弱的声音,似乎只能说出这一句话。
  砚茴放下电话,匆匆下床穿好了衣服,梳了几下头发,就悄悄地路过客厅打开门跑了出去。
  清晨的大街,整个都是雾蒙蒙的,湿气很重,砚茴就跑在里面,以前从未有一刻,她像现在这样如此焦急,耳边一直吹过旭安的话,这次没有目的的奔跑,只有给她脚踩海绵,心吊重石的感觉。街上静得可怕。
  大约一刻钟后,旭安好像看到了砚茴,她在向自己跑来,便轻轻地招了招手,就放心地躺下了。慌乱中,砚茴脱下自己的外套捂在了旭安身上,用手绢擦了擦他头上和身上的血迹,像饿猫一样寻找着一辆车送他去医院。
  等旭安醒来,砚茴刚好把饭端来。
  “别想了,我刚刚回去跟舅父母说了你这几天要在我报社里安心做工作,暂时回不去。”砚茴轻轻吹着碗里的粥递到了旭安手里。
  “对不住,你的钱……”
  “别跟我说钱的事情,讲你的事情。”
  “我被人盯上了,一群做生意的小混混。其实一年前我就开始做一个事情,只是你们一直没发现而已,我想即使家里这么有钱,但总有那么一天就可能没落了,别说我在咒啊,是真的,所以我开始自己接触生意,抛开我爸,自己闯事业。可是大约半年前,一个章姓的人,立早章,突然崛起了,都说他是从上海逃来的,上海滩虽然厉害,但是我也没想到他在生意上如此敏感精明,但是好玩的是,如今他又不见了踪迹,就跟一阵风一样,吹了一遍就走了,只剩下被他搅乱了的青岛市场,整个局势都变了,我就开始很难下手去接着做,所以搞砸了,欠了一笔债,卖了很多坏东西,跟你借钱,就是补我的空缺,但是那群混混真的好难缠,所以就被,嗯——就被这样了。”
  砚茴给旭安夹了一口菜,仔细地听着旭安慢慢地讲述。
分享到:
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,友善发言,匿名评论无需登录)
还可以输入:400 个字符
评论列表0 条评论
暂无评论!
本文用户信息
用户昵称:白荣
文章总计:30
个性签名:蝴蝶死在路上,云边藏着念想
本文所属文集

来源:原创
标签:爱情青岛
文章数量:14 篇查看目录
本栏近期热门
本栏最新文章
网站首页|关于本站|网站地图
EEA25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,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!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─ EEA25!文学交流群:
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© 2015 EEA25 www.eaa25.com 版权所有
分享
导航